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图书馆博客站

每周一、四发布,内容与图书馆、阅读、创业等相关;本馆《爱阅板报》电子版发布平台。

 
 
 

日志

 
 

偷书毁书,此痛何解  

2012-03-26 08:42:00|  分类: 图情相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书被窃,可以说一直是图书馆的隐痛,是图书馆常有但一直未有合理有效的应对之方的事。除窃书外,还有毁损图书、违规带走图书的现象,这些现象都困扰着图书馆的运转,影响着图书馆用户的权益。《广州日报》刊发的一则《现代“孔乙己”偷书被判刑》的文章就是好例子,报道了一位图书馆用户在深圳图书馆窃书,“一年偷书两千余本”,结果“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这应该是国内因在图书馆窃书获刑的第一人,图书馆界也对此有着特别的关注。

对图书馆图书被损毁的初次印象是在大学阶段,当时在阅览室发现几本受大伙欢迎的杂志要么缺了页,要么被划出方洞——旁边还有读者的谴责留言:“先借书看的读者,注意公德,不要损毁图书!”也曾很是不解地问过图书馆馆员“为什么不管一管”,馆员的回答不甚了了。后来到了图书馆工作,才明白对于图书被损毁甚至被偷窃,馆员几乎是不大可能制止的,因为你几乎不可能发现。不是眼神不济,而是无从察觉。因为工作中,图书馆员面对众多读者多样的服务要求,没有人手也没有时间去做“文明阅读监管”的事,再说也不能把读者预设为有损毁企图者而加以防范。深圳图书馆的偷书事件是被保安发现的,这算是安排了专门的人手发现“作案人”。但像这种读者的极端做法,“一年时间里,每个礼拜都到图书馆窃书,一次盗窃8到10本”,毕竟很少,更多的时候是“偶然牵羊一两只”。这种情况,就大大增加了发现的难度。退一步说,即便发现有读者蓄意损毁图书、企图无证违规带走图书的情况,图书馆也往往会因为“事小”不好定性,而难以对应规章去处理。

记得有一次临近下班时,本馆提示下班闭馆的音乐声响起。此时“门禁”对一位读者发出警报,但他一脸无辜地说自己是拿自己的书出去的。我们接过涉嫌图书查看,这是一本价值百元的考试类书籍,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笔记、字母符号等,封面有皱褶、扉页脱落……似乎丝毫没有图书馆自身图书的印记,比如编目标签、图书馆印章等。后来,一位经验丰富的老馆员把图书弯成拱形,借助书的自然回弹力松开手,书页沿着书口迅速滚动张开,终于,一个圆形的图章一样的标记一扫而过。负责盖章的馆员,细心地在图书的中部某页也盖下了图书章,结果在外部印记缺损的情况下证明了该书归属性。再细心查对,原来书中白色的RFID芯片也曾被试图揭掉,只是粘性太强,揭开部分又被粘上。正因为芯片还在,门禁才发出警报。但是,白色的芯片与白色的图书封底浑然一体,在短时间内,加上人为的干扰,还真发现不了它的存在。在充分的证据面前,这“哥”相当淡定,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用“轻松”的眼光看着大家说,“我记错了,这不是我的书,但也不知谁这么缺德把图书馆的书弄成这样,害得我都没法看……”“淡定哥”义愤填膺地谴责了一通,似乎还为馆方伸张了正义,然后扬长而去,剩下面面相觑的我们。那一刻,我发现我们真拿他没办法。这样的现象不是一例,还有其他类型。有小孩子选上一小布袋书,冲出门禁而去;有老年读者似乎耳朵有恙,听不见“不允许无证带走图书”的劝告,总是试图把书径直带走。有时还回来的图书能有半数残缺。而且据同行交流,几乎每个图书馆都有专门的屋子堆放被损毁图书。媒体也多次报道图书馆藏书被毁损的情况。更可惜的是,一些图书馆善本书库里价值不菲的珍贵图书也有被挖孔截图的情况,让人痛心。

图书馆虽有规章规定了对毁损、违规带走图书的处罚办法,但是真正执行到位的可能性很低。因为图书本就在流转,供多人阅读,流转越多,图书的价值就发挥得越大。在流转途中,不大可能发现究竟何人何时故意毁损了它,而对于有意违规带走图书馆藏书,即便是证据确凿,馆方也只能本着追回图书了事的态度处理。记得某省图书馆相关部门负责人曾在图书馆培训讲座上说,他们请公安机关协助破获了一起“盗窃”图书馆图书的案件:一人数年来长期无证也不办手续就把图书馆的书违规带回家,警方在他家发现竟有半屋子图书馆的书,但后来也只是把书追回了事,因为据说此人精神有恙。另外一家大型图书馆的馆员爆料,他们在工作中也常发现有人有意无证不办手续地带走图书馆藏书。最让他们不解的是一些高学历的“高知”也这么做,而且夸张的是专门带来旅行包“作业”。

 图书馆图书被损毁和违规带出,当然是读者借阅行为中的非主流,但它确实长期存在,影响着图书馆服务功能的发挥。图书馆难道真的没有有效办法应对馆藏图书被损毁和违规带走吗?笔者留心这个问题,并专门找机会向同行及学者请教。图书馆界的专家学者来作学术讲座时,也向他们请教过这个问题。他们大多回答“宣传、说服、教育”,即宣传文明阅读,不得毁损图书、违规带走图书等等。有的则告知曾专门办过一场小型的图书被毁损、丢失专题展览,让大家看看图书馆因此遭受的损失,公共文化服务因此受到的影响。但效果并不明显,图书毁损、违规带走的现象依旧。目前,图书馆界对待这个问题近乎只有隐忍,无可奈何。深圳图书馆借助法律手段惩窃算是破冰之举,但对于大多数图书馆存在的“小打小闹”的窃书情况,法律还难以次次发挥作用。从小规模损毁、违规带走图书馆藏书的行为来说,它们一般是法律法规干涉不到的,也是图书馆难以监督的。有效制止和叫停这种行为,大概只能靠个人的自律自觉。

在工作中发现,也有部分热心读者对图书馆藏书表现出特别的爱护,借走图书后会专门给图书包上精心制作的护书封套,还回来时图书光洁如新。那么,图书馆是否可以用读者爱书护书的热心以减少借阅中的损毁和违规“借书”呢?或者把图书被损毁、违规“借走”的危害置于“阳光”下,置于与爱护图书的热心的对比之下。这样多少会让隐身在图书馆借阅行为中的“非阳光”行为得到“阳光”的感化,从根基上减少图书被毁损和违规带走。当然,更科学的方法还要靠图书馆研究者、馆员和读者共同探索。

    在图书馆的公共文化服务中,不仅体现着作为服务机构的图书馆的公共职业道德,也体现着作为用户的读者的公德。只有二者碰撞与磨合,才能进一步提高图书馆的服务质量和个人在享受公共服务中的公德水平。

摘自图书馆报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5a923b0100vvqp.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