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图书馆博客站

每周一、四发布,内容与图书馆、阅读、创业等相关;本馆《爱阅板报》电子版发布平台。

 
 
 

日志

 
 

图书馆:不平静的历史(导读) 1  

2011-05-23 08:46:00|  分类: 图情相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本文为“Library:an unquiet history”(《图书馆:不平静的历史》)的导读。

作者:王岫

四、五年前有一部根据十九世纪英国科幻小说家韦尔斯(H. G. Wells)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时光机器》(The Time Machine),里面有一段情节说到男主角亚历山大?哈迪根博士借着他发明的时光机器飞越时空,来到未来二○○五年的纽约,发现那时的公共图书馆已变成虚拟馆藏以及虚拟图书馆员与读者互动的不可思议的时代了。片尾,地球遭到严重毁坏,但电影提示只要书和图书馆仍存在,人类的知识就可传递下去,而文明亦可复苏……。书和图书馆虽然不是电影中的主要叙述标的,却隐然呈现了它们的重要性。

书和图书馆就像这样,在历史的洪流中,似乎都不是舞台上的主要角色,却都是世界各国、各朝代传递知识和文明的最重要媒介。论到图书的历史,从公元前三六○○年到前三○○○年,就有苏美人所谓的「泥板文献」(clay tablet)和埃及的「纸草文献」(papyrus)在使用,进而再发展到「羊皮文献」(parchment)、「蜡版文献」(waxed tablet)等;在中国古代,则分别有甲骨文献、金文文献、石刻文献、简牍文献、缣帛文献等种种图书的形态,一直到中国和西方分别有纸和印刷术的发明以后,图书的大量制造和印行,文化和知识的传播和推展更加远传。

然而,从古代圣贤到今日智者,亦早已发现,从泥板、纸卷、抄本到现代的各种图书数据,本身虽都有传播知识和经验的功效,但其效用只有在许多资料汇集在一起时才更能发挥;也就是说,一本书绝对比不上许多书组合而成的藏书所,对人类更能发挥作用。这就是图书馆成立的原因,而图书馆的历史也就一直跟着图书文献的发展亦步亦趋,在人类历史的舞台上已存在了数千年。在每个时代,它的使命就是负责搜集、整理、保存图书数据,并让它受到利用(不管是专供贵族、王室或少数知识分子私用的古代的藏书室,或是所有民众皆可进入的今日公共图书馆)。

图书馆努力的目标,大概就是成为一所数据丰富的知识殿堂,让使用它的人,可以找寻自己所需的数据,从事自己要选择的研究,而创造出更新的知识和体验。所以,一所有数千册、数万册图书的图书馆,一定比分散于不同地方的千册、万册图书所能发挥的功能还大。图书馆学家鲁夫斯(I. M. Rufus)就说过:「一本书只不过是一本书,而一所图书馆却是人类文化进步的重心。」(Book but is a book; however, a library is the focus of the evolution of human culture.)。图书馆的任务,首先就是搜集各项图书数据,让不同的知识组合迸发更强大的智慧火花;这就好像我们在战争电影中经常看到的,一些部队或组织,将一些不同专长的人员,如爆破专家、武器专家、计算机专家、易容专家等编成一支特种部队,以完成某项任务似的;这些专家,唯有集合起来,发挥的力量才可怕。

书和图书馆既有传播知识和文化的功能,人们研读图书,或进入无数智能结晶的浩瀚书海中(无论是古代的藏书楼、藏书室或现在所谓的图书馆),就很容易因和不同书籍的作者有了对话而了解更多的其它事情,也就较不会成为一个特定观点的奴隶或某一教条的囚犯。这在自由阅读的民主时代,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然而古代至今,自由、民主的观念和脚步,却常跟不上知识的发展。

书和图书馆可以让人不成为特定观点的奴隶或某一教条的囚犯,却也成为古代某些专制暴君或入侵异族统治者忌恨的对象,他们害怕书和图书馆成为他们控制民心的绊脚石,他们更怕书和图书馆成为反抗他们政权或文化的思想毒素,因而大举烧毁图书或破坏图书馆。历史上从东方到西方,焚书毁馆的事件从秦始皇到现代的波斯尼亚战火,可说罄竹难书。有些图书和和图书馆,虽然并非是有意被焚毁的,确也消失在无情的战火中,像今天的英美联军攻打伊拉克的战争,便使伊拉克图书馆和珍善本回教图书损毁不少,学者称之为文明的浩劫。

但即使历经多次的毁灭,在历史的潮流中,书和图书馆毕竟存活了下来,而且不断的发展和创新。在它们兴衰起伏的发展过程中,自然也有一些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如果你已从制式的图书或图书馆发展史的书中(这通常按照图书文献形式的演进或各类型图书馆的起源和发展的轨迹来叙述的)了解到图书或图书馆的历史的话,你或许更可从马修?巴托斯(Matthew Battles)这本《图书馆的故事》(Library: An Unquiet History)探寻到书和图书馆在世界各国,其实也和人类一样历经了许多动荡和不平静的事件,这些故事,无疑的,是现今图书馆建设和成就走过的轨迹,值得人们回过头来反思和检讨的。至于第一次接触图书和图书馆发展历史的读者,亦会惊讶到原来看起默默安稳的书和图书馆,也有许多如此璨然动人可观的逸事。

巴托斯现任职于哈佛大学霍夫顿图书馆(Houghton Library),并担任《哈佛图书馆学报》(Harvard Library Bulletin)的编务;之前,他也曾在哈佛的总馆怀德纳图书馆(Widener Library)工作过。这两所图书馆都是哈佛拥有著名藏书的图书馆,怀德纳图书馆是铁达尼号邮轮遇难的青年藏书家怀德纳(Harry Elkins Widener, 1885-1912)的母亲,在事后捐赠她儿子的大批藏书而成立的,这批藏书,以数量庞大的史蒂文森相关藏品著称。另外,怀德纳与他刚收购的一部珍贵的图书《培根散文集》共沉海底的故事,亦是藏书界一段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可参见爱德华?纽顿〔Alfred Edward Newton〕撰写,陈建铭编译之《藏书之爱》〔The Amenities of Book-Collecting〕第五章「一语成谶永难忘」这一篇)。至于霍夫顿图书馆也典藏有不少知名的珍贵图书,例如前年刚过世的美国搜藏家艾克莉丝(Mary Hyde Eccles)女士,其家族在去年三月,就将她与第一任丈夫海德(Donald Hyde)一生的珍藏Donald and Mary Hyde Collection捐给哈佛大学霍夫顿图书馆,这批搜藏最珍贵的是他们生前搜集的十八世纪英国文学家兼辞典编纂家约翰生(Samuel Johnson)所拥有的四千册图书、五千五百件的相关文件、画作等,对研究十八世纪英国文学或辞典编纂历史的人都有相当的帮助。

巴托斯在这两所研究型的图书馆工作过,自然看过许多拥有故事性的相关图书,而其实图书自己本身也就叙说着许多人类和文化发展的历史。尤其在怀德纳图书馆,巴托斯是担任决定哪些书该留在书架、哪些书可以退到储备书库的所谓「馆藏评鉴者」之工作,这份工作看似没什么,却是需要很有功力的馆员才能胜任的,我们国内图书馆都还没有这样的专职工作哩!

图书馆:不平静的历史(导读) 1 - YWU1599 - 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图书馆博客站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